敦煌 |玉门 |瓜州 |金塔 |甘肃 |互联网 |教育 |社会 |

实时·准确·聚焦

当前位置:社会资讯 > 社会> 此心安处是吾乡

此心安处是吾乡

2020-11-18 09:33 | 南阳网 |

此心安处是吾乡

范会新


  大概我就是作家苏童笔下的那个人,居住在他描述的理想之地。

  我出生在辽宁北部的一个小村庄里,那里有肥沃的黑土地,一望无际的青纱帐,那里每年有多半的时间白雪飘飘,冬天似乎总也过不完。

  十九岁那年,我第一次离开家乡,来到中原的一个小城——唐河。我没有想到第一次走出大山,小城唐河会成为我梦想的栖息地。我把自己留在了唐河岸边,在这个陌生的小城一住就是二十年。

  当年,只有一条老街贯穿小城中央,每到节假日,行人聚集在老街上,熙熙攘攘,使小城看上去繁华异常,人气很旺。近几年,小城不断扩大,开发了新城区,一条连城大道连接着新老两个城区,新建高楼鳞次栉比。大型超市层出不穷。安详的小城,从骨子里透出宁静和悠闲。

  每个城市都有一个代表它的文化品牌,小城是哲学家冯友兰先生的故里,冯友兰纪念馆是一个集生态湿地和厚重人文于一体的旅游新区。当你站在纪念馆门前,举目远眺,唐河水向东缓缓流淌,四周方圆数里之内一片林海,一个青砖灰瓦的传统四合院,像一叶扁舟泊在那儿,承载着日月光辉,绵延千年。大师的雕像立于纪念馆前,炯炯目光似乎闪耀着民族文化与人类智慧的光芒,凝视着日渐苏醒与蓬勃的小城。

  有人说,有烟火气息,才是真正的生活。小城外围是一片片农民的菜地,距离城中心只有几里的路程,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闲来无事,每天割下一些青菜,用手推车拉到小城卖,带着土腥味的青菜,虽然没有超市里那么整洁和肥硕,但没有打一丁点儿农药,都是绿色食品。我觉得,在一个城市里有几个花园并没有什么特别,而一座城市能拥有田地才是格外不易。四周的居民会在清晨和傍晚沿着田间土路散步,或者小心翼翼地踩着垄沟背儿在菜畦里穿行,菜们自管自地在泥土里成长,安稳、整洁,把清新的呼吸送给四周的居民。一座充满人间烟火气息的中原小城,是我喜欢的。

  一道美食一种情怀,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“味道”。小城除了厚重的历史文化外,便是充满烟火气息与温情的美食,随便走进街巷转角处,就能与各种特色的美食不期而遇。在石磨的慢碾细磨下,和着清澈的唐河水,本地土产绿豆变成了美味的绿豆凉粉,颤巍巍的凉粉,浇上芝麻酱、蒜汁、辣椒,吸溜一口,唇齿留香,回味悠长。还有寒冬一碗热乎乎的胡辣汤,更能体现出小城人的情怀和性格。根深蒂固的饮食喜好,让漂泊的人有了容身的地方,就像我,一个外乡人,久居此地,每次早餐一口胡辣汤进去,那浓浓的味道瞬间就能温暖我这颗游子的心。还有麻油鸭、老烧饼、浆面条……小城地处中原,中和了东南西北各地的口味,甜、咸、辣、酸,样样俱全。在这里,真的会因为一种味道,爱上这座城。

  作家苏童曾描述过他理想的生活居地:“城市不大不小,不要繁华喧闹也不要沉闷闭塞,不要住在父母的怀抱里但也不要离他们太远,无须拥有自己的花园却希望他居住的城市风景如画,希望所居之处的人民纯朴憨厚关心他人。”大概我就是作家苏童笔下的那个人,居住在他描述的理想之地。苏东坡说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,我在十九岁那年自愿成为一个唐河人,至今已经二十年,且越做越有滋味,多是因为这儿令我心安吧!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(责任编辑:)
图文资讯